我所有的叔叔婶婶都打了我的屁股

亲爱的小朋友,在很久很久以前呀,大象本来没有那条长鼻子。它们当时只有一个黑乎乎的凸出的鼻子,就像一只靴子那么长。那时,大象的鼻子可以左右晃动,但根本不能从地上捡起东西。可有这么一头象——一头新像——一头年轻的小象——他非常非常地好奇。也就是说他老是没完没了地提问题。他住在非洲,因此他的好奇心也充满了非洲。他问驼鸟婶婶,为什么她的尾巴羽毛长成那副模样,结果驼鸟婶婶用她那结实的爪子揍了他的屁股;他问长颈鹿叔叔,是什么使得他身上有那么多斑点,结果长颈鹿叔叔用他结实的蹄子揍了他的屁股;可他还是非常非常地好奇!他问河马婶婶,为什么她的眼睛是红的,河马婶婶用她宽大的蹄子揍了他的屁股;他又问狒狒叔叔,为什么西瓜是西瓜的味道,狒狒叔叔用他多毛的手掌揍了他的屁股。可他还是没完没了地提问题!他问他所看到的、听到的、闻到的、摸到的、感觉到的一切问题,因此他所有的叔叔婶婶都揍过他的屁股,可他还是非常非常地好奇。
一个晴朗的早晨,那头永下满足的小象问了一个他从来没问过的新问题。他问:“鳄鱼到底吃什么东西呢?”这下所有的大象都叫他住口,并且马上揍他的屁股,一连揍了好一阵。
后来,小象等大家揍完了,就跑到一片有钩刺的灌木边,灌木丛中住着一只科罗鸟,他对科罗鸟说:“我爸爸打了我的屁股,我妈妈也打了我的屁股,我所有的叔叔婶婶都打了我的屁股,就因为我十分好奇,但我还是想知道鳄鱼到底吃什么东西!”
科罗鸟听完小象的话,难过地说:“那你到那条宽阔的、灰绿的、漂着油污的利蒙泡泡河上去吧,在那长满蓝桉树的河岸上你就会知道鳄鱼吃什么。”
第二天一大早,那头永不满足的小象带了一百磅香蕉(是又小又红的那种)、一百磅甘蔗(是又长又紫的那种)和十七个大西瓜(是又绿又脆的那种)就准备出发了,他对家里人说:“再见了,我要到那条宽阔的、灰绿的、漂着油污的、河岸上长满蓝桉树的利蒙泡泡河上去,去看鳄鱼到底吃什么东西。”为了表示吉利,他家里人又在他屁股上揍了一顿,尽管他很有礼貌地求他们别打了。
小象出发了,他兴致勃勃,但并不是欣喜若狂,一路上吃着西瓜,把两瓜皮抛在四周,因为他不会把它们捡起来。
他走呀、走呀,最后终于来到了那条宽阔的、灰绿的、漂着油污的利蒙泡泡河,只见河岸上长满了蓝桉树,与科罗鸟说的一模一样。
哦,我亲爱的小朋友,你现在一定弄清楚了,直到我所讲的那个星期、那一天、那一小时的那一分钟,那头小象还从来没看见过鳄鱼。他并不知道鳄鱼是什么模佯,这一切都是他所感到好奇的。
小象在河边最先看见的是一条盘绕在岩石上的花斑大蟒蛇。
“对不起,”小象很有礼貌地问,“你在这河上看见过鳄鱼那样的东西么?”
“问我看见过鳄鱼吗?”花斑大蟒爱理不理地说,“你下面还要问什么?”
“对不起,你能告诉我鳄鱼吃什么东西吗?”
这一下花斑大蟒蛇飞快地从岩石上伸开身子,用他那鞭子一样的蛇尾狠狠地抽打小象的屁股。
“真奇怪,”小象忍住疼痛说,“我爸爸、妈妈、叔叔婶婶都因为我好奇而打我的屁股,我猜这也是那么回事。”
于是,小象彬彬有礼地向花斑大蟒蛇告别,并帮助他重新盘绕在那块岩石上,然后继续往前走。他一路上兴致勃勃,但并不欣喜若狂。他一个接一个地吃西瓜,并把西瓜皮抛在四周,最后他踏上了一根靠在利蒙泡泡河边上的木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