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伙子与姑娘见面后就互相爱上了

从前在维佳涅罗城有一个科西嘉姑娘叫玛丽乌佳。这姑娘长得美极了,所以大家都叫她“美丽的玛丽乌佳”。

在这个城市里,还有一个小伙子,名叫马捷罗,这小伙子既机灵又勇敢。

小伙子与姑娘见面后就互相爱上了,两家的父母也很赞成。所以不久,他们便筹备起婚事来。

在玛丽乌佳家里,她的父母已为婚宴作好了一切准备:宰了一头雪白的羊羔、两只山羊,杀了十二只兔子和一百多只鸡。按照当地古老的风俗,在新郎、新娘应该去的桥边放上两篮甜食,吃了喜酒后,新郎和新娘要互相撒糖果。人们说只有这样:他们今后的生活才能像制成糖果的蜜一样甜。

不久,亲戚和朋友们从各地来到玛丽乌佳家里,参加他们的婚礼。

热闹的婚礼刚开始,突然街上奔来一个骑士,只见他跑得汗流侠背,气喘吁吁。他给这个城市的人民带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:阿拉伯人攻打进来了!

于是维佳涅罗的山顶上响起了海螺声,这个城市的首领,柯伦波和佩利柯,在山谷上发出警报,号召所有的男儿们去参加战斗。于是全体男人——从还没长胡子的少年到胡子花白的老头——听到召唤,都立即去迎战敌人。

几乎没有一个人逃避。在这个城市里,要是出现那种临阵逃脱的卑鄙的人,他直到临死,也洗不掉胆小鬼的耻辱印记。

这一次也是如此,当柯伦波和佩利柯的声音还没有停止,男人们就离开了哭泣的妻子儿女,拿起武器,朝阿拉伯人登陆的海岸上奔去。新郎马捷罗,告别了新娘玛丽乌佳,骑着快马走在最前面。

这一仗打得极为残酷。尽管这个城市的居民英勇奋战,但由于他们一个人要抵挡十个阿拉伯人,所以,仍然没能挽救这座城市。阿拉伯人凶猛地闯进了城里,所有的东西都被毁掉了,城镇变成了一片废墟,田野荒芜了,女人们被赶去当奴隶。

美丽聪明的玛丽乌佳也没有逃脱这不幸的命运。阿拉伯人的头领为她的美貌所倾倒,见她昏倒在地,就把她抱起,背在肩上,就像狼背着被拤得半死的绵羊那样。

不多一会,阿拉伯人退到海岸边,把掠夺到的财物拼命地往船上装。

这时,马捷罗已经受伤,他躺在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下,血不断地从伤口里流出来,眼前直冒金星。他听见周围有动静,睁眼一看,只见阿拉伯人带着大量的财物,以及被俘的美女向海边走去。在被俘的美女中,马捷罗可怕地看见了自己的未婚妻玛丽乌佳!他再也忍不住了,一跃而起,想从刀鞘里拔出利刀,可刚拔到一半,他的力气没有了,便倒下了,眼睁睁地看着阿拉伯人走了过去。

不多一会,天就黑了。在白天刀剑相拼,发出火星的田野上,死人国的国王出现了。只见嘎嘎叫的黑乌鸦在国王的头上盘旋,死人国的国王从一个倒下的军人身边走到另一个军人的身边,用自己的拐杖轻轻地触动他们。凡被他触到过的人就成了他的臣民。这时,他已走到了马捷罗身边,看了看他的脸,说:

“这个青年现在还不属于我,他很快就会伤愈复原。”

马捷罗一听,却呻吟着说:“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?要知道,阿拉伯人把我的未婚妻也抢走了!”

“你是否想说,爱情对你来说比阳光和面包更重要?”

马捷罗回答说:“没有玛丽乌佳我感到阳光不可爱,面包不需要。再说,我没能替同胞们报仇,又有何面目去见大家?”

“如果我帮助你报仇,你是否愿意在命定日期之前死掉?”

“这还用问吗!当然愿意。”

“那么,你记住,一年后你一定得死掉!”死人国国王说完,用手对着马捷罗身上一挥,说来也怪,马捷罗身上的伤口马上愈合了。他一下跳了起来,朝阿拉伯人冲过去,没想到死人国国王却止住了他,厉声问道:

“你到哪里去,没有理智的人!你一个人战胜不了阿拉伯人!”说完,只见他用拐杖敲着无花果的多节树身,整棵树从根到顶就抖了起来,果实和叶子从树枝上纷纷地掉了下来。果实一掉到地上,就变成一个军人,全身披甲,树叶变成盾牌,树枝变成尖矛,不多一会,马捷罗面前出现了一支有一千多士兵的队伍。

马捷罗一看,说不出有多高兴。他一挥手,这支军队就跟着他走了。

这时,阿拉伯人把军营扎在岸边,围在火堆旁睡得正香,他们的巡逻兵突然看到一支军队向他们开过来,发出了紧急警报。于是战斗开始了。战斗打得很激烈,但没过多少时间,阿拉伯人死的死,伤的伤,只有一小撮人逃到了船上。

马捷罗向被捆着的女俘虏奔去。他一边用刀割断了绑她们的绳子,一边寻找着自己的未婚妻玛丽乌佳,不多一会,他终于在人群里发现了玛丽乌佳!

小伙子热烈地拥抱着爱人。当他回转身要感谢战友们时,这支队伍已经无影无踪了。

这时,维佳涅罗城的人民又高兴又悲痛。高兴的是敌人被歼灭,姑娘们回到了家;悲痛的是许多人家的丈夫或兄弟或儿子离开了人间。

但生活是交替进行的。悲伤的事,将逐渐忘却,维佳涅罗居民的脸上的悲哀将被越来越多的微笑所代替!

玛丽乌佳和马捷罗决定重新筹备婚礼。这时,勇敢的马捷罗已被称为维佳涅罗之子,由于他挽救了城市,全城人决定热烈地庆贺他们的婚礼,以便使现在的孩子将来成了老头子后,能讲给自己的孩子听。

举行婚礼的日子是全市人民选定的,选在战胜阿拉伯人一周年纪念日举行。马捷罗感到非常幸福,他甚至已经忘记死人国国王讲的那句“一年后你一定得死掉”的话。他只把那一夜发生的事,当作自己在非常遥远年代里所做的一个梦。

太阳升起又落下,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,这选定的一天终于到了。 这天一早,街上就挤满了人,市民们穿上最好的衣服,去参加马捷罗和玛丽乌佳的婚礼。

这时,马捷罗把戒指戴在新娘手指上,然后伸出于让新娘给自己戴上戒指。突然,刮来一阵可怕的旋风,接着,一股黑色的龙卷风在维佳涅罗上空疾驶而过,卷起马捷罗,就把他带走了。

其实,马捷罗并不是被龙卷风卷走的。玛丽乌佳看得最清楚,卷走马捷罗的不是龙卷风,而是死人国国王。

玛丽乌佳姑娘不由得伤心地哭了起来:“马捷罗啊,你怎么能留下我这个既不是妻,又不是未婚妻的姑娘!但我决不把你让给别人,就是到死人国里我也要找到你!”

科西嘉姑娘就像男人一样勇敢、坚定,玛丽乌佳果然出发去找自己的马捷罗了。